《炸神明》 
 

一直想找句關於”贖罪”,印象中是佛家語錄的義理作為文章開頭,辜狗大神鍵入”贖罪”兩字,卻在數萬計網頁中看見各式各樣的贖罪方式:放生、禁食、苦行、捐獻、祭奉……居然還搜尋到「紀錄片不是贖罪卷」(主要是針對全景紀錄片《生命》的相關討論文章),贖罪的方式百種,在台東,卻有一群人,選擇用炸肉身的方式,洗滌一身罪惡。  
 

炸寒單爺是台灣特有的民俗活動,早期在台灣其他地區都曾有炸寒單的儀式,但到了日據時代便逐漸消失,向來被稱為「後山」的台東則保留了這項傳統,每到元宵節,便有一群人穿著紅短褲、赤上身、僅摀住口鼻眼耳,任憑旁人將點燃的鞭炮丟上身,以真人的肉身寒單代替神像被強大的炮火轟炸,這群肉身寒單爺,大多是道上兄弟,年輕人居多,也有年至中年仍硬朗的勇將,但可以確定的是,他們完全出於自願、事後無酬。  
 

影片一開始便以旁白點出題旨:「透過這個自虐的儀式,他們可以得到什麼?」 
 

《炸神明》主要紀錄了三個不同世代的寒單爺,刺青店老闆大益、砂石場阿成、刺青師小逸,分別代表了五年級/六年級/七年級,他們都是黑道中人,有過吸毒、殺人、重傷害等前科,都想漂白脫離黑道。會擔任寒單爺,除了是信仰力量的支持(他們相信擔任肉身神明,冥冥中會受到武財神的庇祐);另一方面,透過「保持清醒的轟炸」,讓肉體承受砲炸的折磨,成為一種洗滌罪惡的贖罪方式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對照劇中人的故事,炸寒單的典故就顯得格外有趣,寒單爺為武財神趙公明,因畏寒故眾人燃砲炸之,為其取暖,信徒們都相信「越炸越發」;另一說法,則是寒單爺本為流氓神,是地方惡霸欺壓鄉民,後來改過向善,為了表示懺悔,故上轎讓眾人砲炸,以求贖罪,古與今的映照,同是為表示懺悔,而選擇炸身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敘事主軸集中紀錄上轎前三人的煩惱:大益再度入獄、阿成的婚姻危機、小逸的躁鬱症,透過三個不同世代的生活對照,他們同樣選擇擔任肉身神明,但面對未來,還是依循自己一向走的道路,繼續身陷黑於白之間,難以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
 

評審之一的塗翔文先生, 認為金穗獎紀錄類入圍影片,都背負著某種原罪:礙於影片長度(60分鐘)的限制,因而無法開展出更具深度的紀錄觀點與反思空間,但慶幸的是《炸神明》所紀錄的三人,都在這約莫50分鐘的影片長度,表現出自我血肉與性格厚度,也展現了關於生命的矛盾與悲壯,在鞭炮轟炸的那一刻,無法回頭的過去,漂不白的人生......直到影片最終,這群肉身神明仍背負著自己深重的生命罪孽,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人生苦澀,成為這群邊緣人生命最深刻的註解。  
 

影片沒有提出質疑,也沒有剖析社會結構,或是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法(又能解決什麼),只有一種類似文化人類學的紀錄,呈現不同款人的宿命與其對生命的態度,縱然《炸神明》中較缺乏紀錄者的觀點,也難窺其與被攝者的互動,不過卻成功地捕捉生命中的矛盾狀態,我從未親眼一睹炸寒單的震撼場面,卻在《炸神明》中感受到那股強烈的騷動與悽涼。  

 

PS.  

炸神明.騷動之城         好客樂隊-陳冠宇


     

 

音樂絕對為這部紀錄片添色許多,運用傳統嗩吶與鼓等樂器,閩南味濃厚的《炸神明》原創音樂,深切傳達出影片的騷動及殘虐,若想了解電影音樂創作,以及現場收音的Boom mic為何炸不爛 ( 防風毛罩真的那麼好用?) 可於5/18號下午四點半,台北縣政府507會議室一探  
 

金穗開講:「小成本大製作─高質感紀錄片錄音非難事」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好客樂隊」陳冠宇 vs. 楊力州(知名紀錄片導演) 

延伸/參考
 

公視紀錄觀點:《炸神明》介紹

          http://www.pts.org.tw/php/mealc/main.php?XMAENO=796

聲音與邊緣的生活記實─ 專訪《炸神明》導演賀照緹   / 賴柔蒨

http://publish.pots.com.tw/Chinese/currents/2006/04/13/405_4cur1/index.html

炸寒單爺習俗考究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http://content.edu.tw/local/taichun/sueimai/teach/people/handan/class43.htm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


不理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