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龍眼粥》官方網站   http://www.newaction.com.tw/DragonEyeCongee/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幾天到了總統戲院,看了張國甫導演所執導的《龍眼粥》(李行電影工作室),這是一個述說前世今生的愛情故事,由范文芳、譚俊彥、伊馨演出,國片的困境又再度落實到這部片上,”上映檔期極短”!正常的情況而言,一部片至少都會上映兩週,但是《龍眼粥》只在總統戲院上映一星期。所以說有心支持,還得趁電影還在上映時趕緊去看。我看的是早場,戲院只有四人;但聽朋友說,他們晚上去看時,戲院大約坐滿一半,蠻為他們開心的,畢竟能在有限的資源裡推片,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看了預告片,再加上整體行銷感覺,心想《龍眼粥》走的路線應是針對商業大眾,而非藝術電影路線,所以應該不會看到像是侯導或蔡導那樣風格的電影,心裡已有種預期「應該是部好懂的影片吧!」,不過既然是想吸引觀眾進來看片,就應該要把故事說得動聽才對!更何況,這還是一部淒美的前世今生愛情故事(柏楊原著)

         既然是前世今生,影片的敘事線便有了兩個主軸:現代(今生)、過去(前世),影史上這類題材不知被拍過多少回,但是《龍眼粥》的致命缺點,我想,或許在創作劇本的時候便種下了,我並沒有看過柏楊先生的原著小說,也沒看過《龍眼粥》的改編劇本,會這麼認為,完全是從我看完影片後所猜測的。

        從故事結構來看,男主角自小在美國長大,很久以前便作著同樣一個夢:夢見同樣的場景、同一位女子、一碗甜美的龍眼粥,後來他來到台灣工作,雖然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,但卻覺得有種莫名的熟悉感,於是他想起「這不就是我夢中的場景嗎?」一段追尋前世的旅程就此展開,故事繼續發展,他發現原來前世的他,是一名優秀的鋼琴演奏家,憑著自己的創作「幸運曲」,結識女主角心悅,相戀結婚,但後來在一次車禍中喪生,從此天人永隔…….等等劇情架構,完全符合觀眾的心理預期,以及這類電影的類型公式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何在主敘事(現代場景)穿插男主角的夢境、過去前世的記憶,不但要將故事說得流暢,更要說到觀眾心坎裡,若能成功做到,我想這部片已經成功一半了;但可惜的是,或許是導演火喉未成,這些夢境跟回溯情節,與現實的連接並不流暢,更有些格格不入的混淆感;究竟這段是男主角的夢境、還是現實世界?一些看似曖昧的鏡頭,並無法隱藏連戲的缺失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次是對白的編寫,一個好的編劇必須為筆下的角色負責,主角間的對話跟動作行為,完全表現出人物的個性,這也是觀眾認同該角色與否的重要關鍵;本片在某些對話上,的確有不妥之處,如在前世的片段中,男女主角相遇打翻龍眼粥的哪場戲,基本上「粥好甜啊;人好美啊」這一類像是廣告的對白,便不太適合在電影劇本中出現;電影跟電視不同之處,其中一點即是:電影會放大影像的一切,於是一些常常出現在電視劇中的對白和取鏡,移到大銀幕上便顯得突兀拙劣;除了對白,另外在一些大特寫的鏡頭中,演員的演出太過,也導致《龍眼粥》本想呈現的浪漫淒美氛圍,減分許多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片中博堯的角色,沒有多加著墨,也是蠻可惜的一點。博堯是士鈞的同窗,暗戀著他的未婚妻心悅,但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,博堯也只能默默祝福,直到士鈞死後,博堯仍一直守護著心悅……愛情的世界裡,有時候,添加一兩個悲情角色,更能突顯出愛情的堅貞跟偉大,畢竟這個算是癡情的角色,在心悅的生命裡也佔據了些地位,而非像片中,只是寥寥兩三個鏡頭便交代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 張國甫導演的創作音樂「幸運曲」,再加上台南建築的古色古香皆營造出浪漫愛情氣息,但整體而言,應該能夠再好一點,這次的《龍眼粥》,或許能不斷提醒創作者,只要繼續努力,下一部片,能比這次表現更好。

 

 

 

 


不理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