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看的兩部華語電影:楊順清的《我的逍遙學伴》和劉鎮偉《情癲大聖》,同是強勁的後現代性格:拼貼、擬仿、後設、反傳統、反啟蒙、虛與實的內爆,兩部片玩的不亦樂乎。但誰的技法高明,在影片最終似乎高下立判。

    《情癲大聖》砸下重金(兩千萬港元),玩起炫麗的特效,不論是對科幻電影類型的借用,還是將大銀幕當作是自家電腦,上演大型的線上格鬥遊戲,劉鎮偉以舊有民俗故事《西遊記》”唐三藏為何永遠單身”,做一有趣的延伸想像,並東增西添了許多令人捧腹大笑的創意。

      後設文本間的相互指涉,除了戲謔地讓演員說出了在《花樣年華》、《2046》中的對白「古時候的人若心中有秘密….」「曾有一份感情放在我面前…」(應該對樹洞說居然對著柱子講,還被蠍子螫得滿嘴),當然還要熟悉劉鎮衛先前的作品《東西遊記》,「如果能為我們的愛情加上一個期限,我希望是,一萬年」;岳美艷的裝扮讓人想起《史瑞克》中的費歐娜公主,醜陋但單純、愛的死心塌地。唐僧為了救徒弟,與岳一同前往搭救,途中遇海神、天神、樹妖、妖界、人類……還結合了外星人登陸地球,顛覆傳統,穿越時空的創意大雜匯。

       影片打破了「帥哥美女牌」的戀愛傳統,雖然影片最後岳仍變回美女樣(發揮明星魅力?),痛快的玩了一大圈後,最終兩人卻在互異的軀殼中,相愛廝守。「世上最遠的距離,不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卻不知我愛你。而是,兩人彼此相愛,但卻永遠不能在一起。」點到為止,片末,還真有些哀傷

      標榜”神經喜劇”的《我的逍遙學伴》,則拼貼了古代京劇《大劈棺》、手機部落格、網路文學《學伴蘇菲亞》,作者籐井樹還在片中尬了一角(雖然只有一個鏡頭)「《學伴蘇菲亞》改編成電影」「《我的逍遙學伴》改編成舞台劇」是種對照,也說出了創作媒介改編上的差異及困難。

       東東為了交作業,抄襲了屌面人部落格跟京劇《大劈棺》,東拼西湊下的《逍遙學伴》居然拿下手機部落格文學大獎,成為一篇「二十幾篇論文都討論不完的經典大作」。媒體炒作、大眾一窩瘋、見風就倒的評論,《逍遙學伴》熱潮就此不斷延燒……剛好,藉此機會邀請蘇菲亞擔任女主角,東東也可趁機親近心中女神;而女友安安,先放一旁吧!荒謬的開始,起源的《逍遙學伴》本身就荒唐且不真實。

      對於蘇菲亞,東東心中原有種完美的想像,或許是「距離帶來朦朧美感」;安安,屬於真實生活,真,所以平實,然後無味。隨著相處,他漸漸了解蘇菲亞,不但幻想破滅,對她更有種恐懼感。即使東東最後請求安安留下,但她還是離開了。或許這是楊順清對於虛擬空間的嘲弄與不信任,假的不堪一再檢視;而真的,卻也失去最初的面貌。此外,片中又談起「藝術與色情的分界」,但卻沒有太深刻的回應,好像也只是在嘲笑 ”為何總要探究這兩者差異”

     《情癲大聖》大致上拿捏妥當,人物設定和劇情發展,搭配講究的特效和佈景設計,樂趣橫生,整體娛樂效果加分,不過有些太過,如樹妖大戰跟太空船降臨那幾場戲,看得眼花撩亂,只見特效不見電影;而《我的逍遙學伴》雖然片末可見影片題旨,但當中幾場粗糙的演出、對話。即使片末漸將影片導回正題,卻無法掩蓋影片的明顯缺陷,雖然與中華電信的置入性行銷”手機部落格”,透過蘇菲亞的手機沉溺症,顯得蠻自然,不過還是沒能將手機、部落格、古代京劇跟網路文學的趣味緊密結合,乍為可惜。”神經喜劇”或許不須認真看待,可我卻看不到它在娛樂電影,或是個人電影的位置。


  看久還蠻可愛的岳美艷



創作者介紹

視覺暫留

不理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腸
  • 你寫的真好,關於我的逍遙學伴我也有相同的感覺~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