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叔1.JPG  

 

《大叔》(李正范,The man from nowhere,2011 

 

一個離群索居的前南韓特務泰植(元斌飾),因為鄰居小女孩小米被黑道綁架而“復出江湖”擊退壞人,《大叔》因故事雷同而被稱為韓國版的《終極追殺令》(Léon1994),兩部片皆描繪殺手與鄰家小女孩宛如至親的情誼,但《大叔》在暴力場面更加大膽、嚇人(遭盜賣器官、拼湊屍塊的女屍令人作嘔),而電影最後的高潮,絕對是元單槍匹馬、狠勁十足的生死搏鬥,令動作片迷大呼過癮。敘事清晰、節奏緊湊都是《大叔》成為韓國年度票房冠軍的主因,但影片也突顯出其無法突破的商業片格局。 


近十年來,韓國犯罪電影已有許多不同風貌與斐然成績,如專於縝密劇本結構的《原罪犯》、對於真相迷思的醒悟《殺人回憶》、《非常母親》,不過《大叔》走上的道路,仍與去年同樣賣座的《青苔:死亡異域》相同,始終無法跳脫出商業片的侷限,《大叔》不像《非常母親》隨著影片進展,漸漸開拓出許多出口與曖昧性,而是隨著元彬對死敵的步步逼近,將觀眾引向了“惡人終有報”的必然結局。另外片中角色性格分明,但功能也絕對單一,小米母親因為貪婪而被販毒組織凌虐致死,小米極其無辜等待大叔拯救,大叔受到小米的真情打動,救出小米,也重開自己心中的大鎖,每個人都在暴力情節中對彼此發揮影響,但卻無法像《終極追殺令》裡的殺手里昂與馬蒂達,因為彼此的情感樸實、簡單而顯得動人。


韓國犯罪片吸取好萊塢犯罪電影元素,達到日益越精的拆解組合敘事方式,以及訴諸暴力與飆悍的動作場面,不過恨意/敵意卻是常年不變的主題,《大叔》始於仇恨,而終於良善(雖然還是以暴力完成)所帶來的救贖,透過元斌相當入戲的拳頭與眼淚,最後的結局,反而極力渲染觀眾情緒、甚至過度溫情地結束這部恨意凜然的犯罪電影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視覺暫留

不理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