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姐好黑》(Agathe Cléry

 

當阿嘉莎的白人身分被鄰居小孩揭穿時,他的黑人男友說:不,不,我只是不想讓這小孩認為皮膚黑是因為生了病,這是全片最清楚點題的一處:黑是一種病」。《小姐好黑》簡單描述一個原本有種族歧視的白人女強人阿嘉莎, 莫名得了一種皮膚逐日變黑的怪病,當她漸漸認可並擁抱黑人身分時,她又逐漸地變白了,面臨不被黑人男友接受的考驗。

 

若先不論種族意識型態,《小姐好黑》的確是一部在敘事與歌舞整合上頗佳的影片,把戲劇故事跟歌舞表演合併成一個連貫的敘事組織,並以歌 舞來烘托角色情緒,特別是阿嘉莎諧仿Michael Jackson的一段演出,這也導出一組對照:出自人為的改良決定是要黑變成 白,而上天開的玩笑則要白變成黑,這樣的身分錯位也從構成歌舞片的兩部分:非歌舞的演出部分,以及歌舞段落中的直接致詞(direct address) 顯露其意識,不論是片首火車站歌舞歌頌了歐洲中心主義,還是 逐漸變黑的阿嘉莎自憐獨白,以及當她頂著蓬鬆捲髮、穿著繽紛小洋裝散發出身為黑人的快樂時,都同時反映了觀眾所默許的價值再肯定。影片最後當然是圓滿結 局,不論是黑是白,那裡有歌舞,那裡就有愛。《小姐好黑》謹守著歌舞片這個融合類型的主要精神:在娛樂背後,讚揚愛與維護當今主流價值。

 

( 原文刊登於Fa電影欣賞 No.141 )

創作者介紹

視覺暫留

不理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