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現代的末世風景,坐落在巴西聖保羅一你爭我奪、 人心勾鬥的混亂城市,一 對父子靠走私獨霸一方, 腥風血雨的日子隨著大佬父親莫名地悟道, 決定以死亡結束無望的飄泊生命。很難將《蕩寇》 這麼一部具 有商業元素(小田切讓、黃秋生及黑幫類型輪廓) 但情節卻異常斷裂鬆散的影片歸類。 賈樟柯經常合作的攝影師余力為一反前作《天上人間》 的寫實風格, 揉和了魔幻與黑幫元素,完成這部同樣描繪移民離散經驗的電影。

    片名《蕩寇》本意指掃蕩賊寇的行動, 而 這些賊寇本是一群流散、難以歸屬的盜匪,正如《蕩寇》 中黃秋生所飾演的世俗大佬野良與暴戾兒子麒麟, 影片反以表現悲劇氛圍,取代具體 的故事情節發展, 而兩個主要角色的行動經常是未完成且動機不明, 造成整部影片直線敘事上的多次斷裂, 再加上影片中同時使用 葡萄牙語、國語、日語,多文化的混雜, 而頭尾呼應的叢林白虎除了帶有難掩宿命的寓意, 亦有鄉野民俗的神祕(也讓人想起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的《熱帶幻夢》),《蕩寇》雖有充滿異國色彩的拼貼, 但也使影片呈現出晦澀難懂的情調。

    余力為作出了向商業靠攏、但又不放棄藝術表現的一次試驗,《蕩寇》有著鏽 銅般強烈的色調與講究的構圖運鏡, 整體攝影成績亮眼,然而在一場小田切讓幻夢式的決鬥場面中, 打鬥的慢動作處理與刻板表演, 反 而讓角色宛如電玩遊戲人物般平板呆滯。 敘事與場面調度上的缺憾,導致了《蕩寇》 雖炫目卻難以嚼嚥的尷尬局面。

( 原文刊登於Fa電影欣賞 No.141 )

創作者介紹

視覺暫留

不理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